秋拍将开锣,今年春拍过半书画是老面孔

个别卖家主动报低价格 一名即将举行拍卖会的拍卖行人士透露,拍卖行本次并无刻意压低估价,但有个别卖家主动报低价格。不过,拍卖行人士仍表示,尽管市场交投不甚活跃,但多数卖家不会如行外人所想那样亏本贱卖,在一定程度上,卖家的惜售甚至令拍卖行征集作品的难度加大。 此外,有行家透露大多数拍卖行本次可能将拍卖图录缩减到原来的1/3~1/4,除了征集到的作品数量少外,目的还在于压缩成本。但拍卖行人士对此回应称,目前仍不清楚。 一名广州拍卖行的负责人表示对拍卖结果并不担心每个拍卖行的赚钱秘笈在于把握住数个大客户:如果一间拍卖行有10个这样的客户,就全年无忧了。至于现场的买家仅占成交量的小份额。 精品依然受市场追捧 不过,记者从广州的近几场拍卖会中发现,岭南支柱画家作品的成交价格并不比想象得低,而且也并非难以成交。 以刚刚结束的广州嘉德2008汕头书画精品拍卖会为例,拍卖会中推出3件黎雄才作品,全数成交,最高成交价是《黄山松鼠跳天都》,起拍价为55万~70万元,结果以61.6万元成交;关山月3件作品中1件流拍,赵少昂6件作品仅1件流拍;杨善深作品价格虽然最高不过11万元左右,但4件作品均成交;杨之光15件作品成交10件,《舞韵》册页估价为50万~70万元,结果以56万元成交;林墉12件作品成交7件,1986年作的《诗琳通公主》拍出56万元;林丰俗4件作品仅1件流拍;陈永锵作品全部成交。另外,康有为、梁启超、高剑父的书法作品均以高价成交,与高峰时期价格并无太大出入。 不过,也有拍卖人士透露,刚刚结束的几场小型拍卖会成交率仅为50%左右,一些不是很知名的画家价格水分不断被挤干,例如,某知名画家的小件作品在高峰期至少可拍出10000元以上,这一次包含佣金的成交价却仅为7000元左右。 由此可见,在金融海啸的冲击下,尽管成交价翻倍可能性不能与高峰相比,但精品依然受市场追捧,而价值较低的作品则率先刺破价格泡沫。 行内人士认为,金融危机带来的大环境变化固然是重要因素,但书画市场本身存在的问题也值得剖析:其一是投机性使市场缺乏稳定;其二是对艺术品的认知度和审美水平急需提高。 11月起部分拍卖会日程表 拍卖行 地点 时间 融德国际 广州 2008-11-02 北京诚轩 北京 2008-11-08 广州银通 广州 2008-11-09 中国嘉德 北京 2008-11-10 北京华辰 北京 2008-11-09 广州嘉德 广州 2008-12-06 广州艺拍 广州 2008-12-21 西泠拍卖 杭州 2009-01-02

本月28日刚刚结束的广东古今夏拍上,黎雄才的作品《秋林跃马》最终以109万元成交。对于这幅画作,黎雄才的忠实拥趸并不陌生,2011年的时候,这幅画作以75万元的价格成交,短短两年涨了34万元。

编辑:admin

有人将此作为书画市场复苏的又一例证,但一些行家却看出了这个市场“熟货”的高密度流转。最近几个月跑了北京、上海、广州多个拍卖会的行家邝根明就告诉羊城晚报记者:“今年的书画超过一半是 老面孔 。”

在几个城市、几个拍卖会间高频率流转的作品,行内称为“熟货”,这种“搬砖头”的艺术品交易模式,无疑放大了市场的风险。以杨之光一幅画作《西班牙晨曦》为例,在近八年的时间里已经五上拍卖会。

图片 1

杨之光作品《西班牙晨曦》

八年五上拍卖会涨价近6倍

在北京嘉德5月份的春拍上,八大山人一幅《墨兰图》成交价格506万元。但业内人士一眼看出,这幅作品上一次出现在拍卖市场上,是2012年12月7日的Lempertz拍卖会,当时的成交价仅4万多欧元。也就是说,短短半年时间里,《墨兰图》涨了十倍。

同样以“老面孔”出现在这次嘉德春拍上的清乾隆·御制白玉交龙纽“自强不息”宝玺,曾在2010年北京保利春拍中拍出5656万元,这次成交价6670万元。表面上看宝玺的价格更上一层楼,但其实算上卖家佣金的话,委托方实际上是亏损的。

再以岭南画派目前最具市场号召力的画家杨之光为例,他的作品同样被不停地在多个拍卖会间流转。羊城晚报记者随机选取了他一幅2000年的作品《西班牙晨曦》,查询马上发现,这幅画作在近八年的时间里已经五上拍卖会,价格涨了近6倍。从2010至2013年近4年时间里,这幅作品年年出现在拍卖会上。除了今年价格受挫外,其余时间成交价基本上都翻一倍。

买家对熟货是否买账?

炒家这种“搬砖头”的艺术品交易模式,不断挤压、透支艺术品的未来空间,无疑放大了市场的风险。对在市场上频繁出现的“熟货”,买家是否买账?

邝根明表示:“只要是好东西,还是有人接手的。今年的艺术品市场就有很多新买家入场,他们对 熟货 、 生货 的感觉没有我们这些老行家强烈。许多精品换手频率已经远远超过以往任何一个时期,今年的书画超过一半是 老面孔 。”

同样在这次嘉德春拍上,石涛一件多次出现在拍卖市场上的作品《春江垂钓图》就流拍了。另外刘海粟的《瑞士勃朗崖瀑布》,今年第三次出现在拍卖场上,最终也流拍了。

拍卖行无奈上“熟货”

“熟货”盘踞市场,拍卖行是否应该有所选择?

不少拍卖行的负责人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都表示无奈:“根源在于艺术品的征集越来越难,越来越多的藏家捂货惜售,这是全国各地拍卖行遇到的普遍情况。”

以广东古今这次夏拍为例,作为图录封面的黎雄才作品《秋林跃马》最终以109万元成交。行家郑先生对这幅画作并不陌生,他表示“2011年的时候,这幅画在古今拍卖会上拍出了近75万元。这次以95万元落锤,加上15%的佣金,最终成交价109万元。委托方扣除12%的佣金后,到手的实际收益也就8.6万元左右,并没有大家想象中赚得多,最得益的还是拍卖行。”

国内拍卖市场上“熟货”轮转,但这种情况很少出现在国际艺术品市场上。据邝根明介绍:“在佳士得、苏富比这样的国际拍卖大企业,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原则上同样一幅作品5年内不能重复出现在本公司的拍卖会上,这是国际大行负责任的表现,但国内拍卖行竞争太激烈, 熟货 频频露脸也是无奈之举。”

本文由韦德体育官网发布于艺术展览,转载请注明出处:秋拍将开锣,今年春拍过半书画是老面孔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